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progress id="rtl1f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/menuitem>
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listing id="rtl1f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progress id="rtl1f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/dl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/menuitem>
<var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/dl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2022年04月26日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柔柳

来源: 发布日期:2022-04-05   打印
  □莫小谈
       少年悄悄来到乱葬岗,趁黑。

  少年折一枝细柳,插在白天和奶奶一起拢起那座土丘旁,回味着奶奶给他讲的故事。

  故事发生在1938年5月,日本鬼子来袭,两军展开了激烈交火。少年所在的村庄顷刻间被战火淹没,伤员一波一波地从前线运送到这里。保长安排奶奶将东屋腾出来当卫生室,抢救伤员。奶奶刚布置停当,民兵便抬着担架进来,伤员是位女兵,“很漂亮的姑娘”。奶奶给少年讲。

  少年问女兵的伤势如何,奶奶只回答两个字:“很重。”

  奶奶说,女兵所在的连队在新柳镇附近遭遇日军偷袭,官兵们奋力迎战,连长迎着敌人的火力冲进敌营,却不幸倒在敌人的刺刀之下。

  女兵在卫生队,抢救伤员是她的天职。女兵不顾一切冲了过来,试图抢救连长,却被一个突然窜出的日本兵抢了先——连长倒在敌人的屠刀之下,壮烈牺牲。女兵怒火中烧,她愤怒地举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砸向日本兵的脑袋,然而,敌人将罪恶的枪口瞄准女兵,“突突突”——她倒在血泊之中。

  女兵在奶奶的精心照料下慢慢苏醒。女兵铆足了劲儿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,她说她如今只有一个愿望——托奶奶将布包寄回家乡,她想妈妈。奶奶打开布包,发现里面装有一封信、两块大洋和一张女兵在学校时的照片。

  女兵牺牲了。

  奶奶说,她只知道女兵当年18岁,来自湘江,为了抗日救亡千里赴疆场。奶奶凭着记忆给少年叙述了信中的大致内容:女兵参军时并未告诉父母,如今可能要身死他乡,希望父母不要悲伤,现将身边的两块银元和一张学生照寄回,留作纪念。

  奶奶说,她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未能帮姑娘完成遗愿。“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,人人都在逃难,哪还能找得见邮差?”奶奶说这话时满眼含泪,不是为自己开脱什么,而是想表达自己深埋于心的自责。

  之后,少年每年都和奶奶一起到女兵的坟前上香,一年又一年。少年当初插下的柳枝也已枝繁叶茂,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。有时,少年与奶奶从柳树旁边经过,会抬头望一眼随风荡漾的柳枝,问奶奶:“女兵是个大英雄,她会不会也像电影里演的那样,高大健壮?”奶奶摇摇头,说:“她只是一位姑娘。”

  多年以后,奶奶去世,临终前,奶奶将女兵的那个布包郑重地转交给了少年,嘱托他两件事情:一是每年清明都要坚持为女兵扫墓,二是有机会一定代她送女兵回家。

  少年已经慢慢长大。

  少年有一次打开布包,发现照片中的女兵身后有一棵垂柳,再后面是一堵围墙,她宁静地躺在一片青青的草地上。也许那时,女兵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自己有一天会像七尺男儿一样,与敌人厮杀于疆场。

  岁月轮回,当年的少年已经两鬓斑白,他将自己的所持、所知全盘托付给一家报社,期望记者能帮女兵回家。女兵的事迹通过报纸传进千家万户,感动着每一位读者。

  百转千回间,记者终于访出了女兵的姓名,她叫刘守玟,湖南汉寿人,曾是长沙周南女中的学生。照片中的那棵柳树和那一堵墙,就是周南女中校内的景色。

  2012年7月7日,女英雄的遗骸启运回乡。当初的那位少年站立在他亲手栽种的柳树下,眼望着英雄魂归故里,默默地跟奶奶说:“姑娘回家了。”

  记者让他谈一谈他心目中女兵的形象,已是暮年的他几度哽咽,他突然理解了奶奶当初对他说出的那七个字的分量:“她只是一位姑娘。”他对着镜头说:“女兵是位大英雄,但她更是一位姑娘。”

  他指了指那棵柳树,转身对众人说:“她柔美得像这棵树上的一枝细柳。”


( 编辑:tln )
乐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