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progress id="rtl1f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/menuitem>
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listing id="rtl1f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progress id="rtl1f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/dl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/menuitem>
<var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/dl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2022年04月22日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那个爱喊我“乖乖”的人

来源: 发布日期:2022-03-30   打印
  

  □朱蓉

  傍晚我站在阳台上浇花,突听见有个苍老的声音喊:“乖乖,慢点走,别摔着,乖乖,等等祖母!”是一位年迈的老人呼喊着她的孙女。那一声声“乖乖”,刺痛了我的心,我捂着脸任泪水从指缝滴滴落下。

  那个爱喊我“乖乖”的人,早已与我站在天河的两岸,漫天波涛阻隔了我们的相见——那个人是我的祖母。

  祖母这一辈子,像一只不停旋转的陀螺。白日有忙不完的家务活,晚上还要对着豆大的灯火,穿针引线,糊浆纳鞋。好不容易把子女们拉扯成家,家里的条件好了,可祖母还一如从前,得空就出去捡废旧纸盒和一些瓶瓶罐罐。邻居有劝祖母看开的,也有人暗地说子女不孝顺。

  有次我听见母亲劝祖母别出去捡废品,免得别人说三道四。我便自作聪明地从学校拿了一大堆报纸,回到家就扯着祖母衣袖撒娇说,只要她以后不出去捡垃圾,我天天给她带报纸。祖母见状,笑容尽失,问我报纸是从哪儿拿的。我说从班上拿的,并强调是没人看的旧报纸。“你这孩子,打小我就和你说,别人的东西不能拿,这报纸是集体的,你怎能当成自己的拿回家呢?”祖母沉着脸,语气非常严厉。很少见祖母发火的我知道自己做错了,低着头不敢吭声。祖母见我知错的样,摸着我的头放柔语气说:“乖乖呀,你爸妈天天早出晚归赚钱不容易,我不能增加他们的负担。祖母知道你懂事心疼人,我捡废品,一不偷二不抢的,不怕别人说啥。乖乖呀,听话,明天把报纸还回去,好不好?”我呜咽着扑到祖母怀里连连点头。

  我外出求学后,每次放假回家,祖母一见我就放下手中的活,献宝似的从小坛子里掏出各种小零食。“乖乖,这是酥饼,你最爱吃的。这是麻花,你上次说想吃的。”看我吃得快,又不放心地一再叮嘱:“乖乖,慢点吃,这些都是给你的,吃不完带回家。”过会儿她又说:“乖乖,中午祖母给你做红烧肉吃,好不好?”临走,她还不舍地拉着我的手:“乖乖,天气冷了,要穿得暖暖的,可不能感冒。乖乖……”祖母对我有说不完的话,诉不完的爱。

  祖母去世的那日,已经是一名教师的我在外上公开课,手机落在办公室抽屉里。下午六点,当我再次打开手机,看见几十通未接电话,心里莫名恐慌,赶紧回了电话,电话那头,母亲声音哽咽,她哭着告诉我,祖母已经去了。我整个人蒙了,心脏紧紧收缩,那份突如其来的悲痛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。我心急如焚,立刻开车赶回,短短十分钟的路程,于我而言实在是漫长。祖母瘦小的身体静静躺着,她如熟睡般没有声息,我腿一软,猛地跪下,悔恨、自责、愧疚……最爱喊我“乖乖”的祖母,再也不会烧好吃的红烧肉给我吃,再也不会颠着小脚跑二十分钟的路,只为买我爱吃的酥饼,我的泪水簌簌落下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只要听见“乖乖”这两个字,我就会无比思念那个爱喊我“乖乖”的慈祥的老人。


( 编辑:wlh )
乐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