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progress id="rtl1f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/menuitem>
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listing id="rtl1f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progress id="rtl1f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/dl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/menuitem>
<var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/dl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2022年04月24日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梦回老校园

来源: 发布日期:2022-03-23   打印

沈春停

  一直以来,总有一团梦境在我的脑海里萦绕。那一排排灰蒙蒙的土坯房校舍,那几棵挺秀柔美的垂柳,还有那广阔平坦的土操场,操场边砖墙上的欣欣绿藤,土砖铺成的甬道以及那来来往往倜傥俊雅的少年……春意融融,书声琅琅,铃声叮当,灯火明灭,这一团梦境时常拨动着我的心弦。

  这所校园叫官坡中学,位于卢氏县官坡乡的官坡街西头,始建于1956年,有段时间被改为高中,后来又恢复为初中。我的一生与这所学校的起落沉浮紧密相连,我见证了它的沧桑之变。

  1972年初秋,我穿着皱巴巴的衣服,担着行李,肩挎馍袋,手提酸菜木桶,头顶烈日,怀揣梦想,来这所学校求学。当时的校长是位“老革命”,他对党忠诚,脾气很倔,敢想敢干,带领师生自力更生建了三十多间土坯房,解决了学校用房问题。

  那时经济困难,办学条件很差。学生的宿舍就是每个班三间土坯房,房内两大排土台子,台子上铺着苇席,两个学生一张苇席,头顶上没有顶棚,学生们睡在土台子上,一眼就可望见黑黢黢的房顶。土坯墙上钉了一排木橛子,木橛子上挂着学生的酸菜木桶和馍袋子,吃饭用的碗扣在窗台上。

  学生食堂有四位炊事员,都是从农村招募来的老汉。大家每天吃两顿黄玉米糁子饭,一顿豆面条,面条里煮的是没有去皮的土豆。学生们洗碗要去学校背后的水磨渠里。

  学生食堂偶尔也改善生活,吃一顿胡辣汤,这时学校就要提前安排,值日老师、学生会干部一起出动维持秩序,生怕打饭时闹出乱子。

  就这样,我在每周只有三毛钱生活费的条件下,难以置信地完成了高中学业,回村当了民办教师,成了“孩子王”。

  1981年,我师范毕业,回到官坡中学教书,这是我“二进”这所学校,这时学校又恢复为初中。那一届学校领导管理得当,形成了教风严、学风正的好风气,教学成绩排在全县的前列,出了不少人才。但是办学条件仍然很差,因为没有电,上晚自习学生用的是自制的小煤油灯,教师点的是罩子灯,一节课下来,师生的鼻孔都是黑的。

  当时学生的食宿条件仍没有多大改变,学生仍然要从家里带酸菜,带粮食换饭票,只不过有白面馍吃了,也吃上了小麦粉做的面条。

  几经沉浮,我的工作岗位不停变换。2006年,我一番辗转之后又回到官坡中学工作。这时的学校办学条件已有了明显改善。2200多平方米的教学楼造型别致,学校大门也进行了改建,还修了一栋学生宿舍楼,改建了学生食堂。

  大约到了2010年,学校进入了快速发展期,新建了一栋宿舍、餐厅、食堂综合楼,面积约2800平方米,又建了一栋600余平方米的教师办公楼。学校的办学条件从根本上得到了改善。这时的学生宿舍宽敞明亮,床铺整洁卫生,用水用电通畅,二十四小时热水供应,学生食堂更是崭新明亮,一日三餐品种丰富,还注重营养搭配,就餐环境也特别舒适……
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乡村教育受重视程度进一步提高,乡村办学条件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。而今我已退休,偶尔路过学校,驻足望去,只见今日的学校和昔日相比已是两重天。作为一名老教育工作者,我期盼着更多山乡学子在这里实现求学梦,乡村学校一定有更美好的未来!


( 编辑:ljx )
乐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