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progress id="rtl1f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/menuitem>
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listing id="rtl1f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progress id="rtl1f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/dl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/menuitem>
<var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/dl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2022年04月24日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白蒿里的记忆

来源: 发布日期:2022-03-22   打印

  亢秋亚

  吃多了家常便饭,一大早我准备去市场买点新鲜白蒿吃麦饭。

  白蒿也就是所谓的茵陈。农村俗语“正月茵陈,二月蒿”,意思是说正月里的白蒿对人身体最好。据说白蒿是一种天然的保健药,它的功效非常多,具有;じ卧、利胆、降血压、降血糖、调节血脂、解热、镇痛、抗炎、增强免疫力等作用。

  我本来准备去郊区挖白蒿,结果因为路远、无伴,又立刻想吃,就决定先在市场少买点。到市场一问,价格非常高,要12至13元一斤,有的白蒿苗好点,要价更高。有一位60多岁的老人蹲在市场边,面前放着一小袋白蒿苗,她的白蒿苗没有别人的苗大、好看,但看上去还算干净,并且只要10元一斤。凭经验,我知道她卖的这种白蒿苗是真正长在半塬上,无污染,于是我蹲下身子,挑了一斤。

  带着心仪的白蒿回到家,我对家里掌柜说:“孩子都上班走了,咱们也不需要准备那么多凉菜热菜了,就蒸白蒿麦饭来排排毒、消消食。”他说:“好吧,那顺便蒸点肉蒸饭。”于是,我们俩开始忙着做午饭。我开始择菜、洗菜、剥葱蒜、切蒜苗,准备配料,再用温水泡一点粉条,蒸肉麦饭没有粉条不好吃。

  我把洗好沥干的白蒿切好,加入油、盐各种调料及葱花、蒜苗拌匀后,再加入适量面粉,用双手抓匀抖散后,放入蒸笼的一半。我还想吃点红薯麦饭,又赶紧洗了几个红薯,去皮后用老式叉子叉成丝,然后再依法炮制,用盐、花椒面等各种佐料和配菜、面粉把红薯拌匀,拌匀后放入蒸笼另一半。我家掌柜则是忙着切肉、切菜、切粉条、揉馍花,再加入盐、花椒面等调料和面粉拌肉麦饭。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准备,两大笼麦饭开始上锅蒸了。紧接着,我开始捣蒜泥青辣子,再用芝麻香油、盐、醋、生抽、凉拌料、辣子油进行调汁。午饭不需要再准备其他热菜和冷菜,吃麦饭有一小碗简单的料汁足矣。

  一个小时后,麦饭出锅了,热气腾腾的且夹着一股久违的野菜清香,我家掌柜揭开锅盖,开始盛饭。

  这样的场景一下把我拉回到儿时的记忆。那时候,在农村,一家人就像这样,各自拿着碗在灶台锅旁,给自己盛饭。若需要盐、醋或辣子,自己去调,要想可口,自己下手。那时虽然粗茶淡饭,但人多气氛浓,吃嘛嘛香,生活也不拘小节,十分爽快惬意。

  如今的人们,因为生活条件好了,精米细面、肉多油多,大多数人身体都不缺乏营养,而是有点营养过剩了。因此,适时吃一些野菜和杂粮,不仅对身体健康有益,还能回味童年往事,体会父母辈的艰辛不易,同时还能借此到户外走走转转,呼吸新鲜空气,享受大自然的丰厚恩赐,岂不是件美事?


( 编辑:tln )
乐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