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progress id="rtl1f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/menuitem>
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listing id="rtl1f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progress id="rtl1f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/dl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
<menuitem id="rtl1f"></menuitem>
<var id="rtl1f"><dl id="rtl1f"></dl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<var id="rtl1f"></var><var id="rtl1f"><strike id="rtl1f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rtl1f"></var>
2022年04月26日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峭壁上的红蝴蝶

来源: 发布日期:2022-03-09   打印
  

  □郭俊玲

  眼前是一座山,一座陡峭的山,一群人在那里修路:有人手扶钢钎,有人举着铁锤,有人搬石头,有人拉架子车,有人推架子车,“叮叮当当”“吱吱呀呀”的声音随风远扬。有人腰间系着长绳,手握钢钎,正悬在峭壁上打石头,远远看去就像几只蝴蝶。在几只“蝴蝶”中,有一只“红蝴蝶”格外醒目。

  “红蝴蝶”是兰花。

  小时候,兰花到地里给牛割草,在用绳捆草时,藏在草里的一条蛇一下子缠住了她的胳膊。兰花怔了一下,伸手猛地捏住蛇头,用劲儿一拉,把蛇从胳膊上拉开,又用力一甩,那蛇一下子飞到了十米多高的地堰下,仓皇逃窜。兰花拍拍手,站在那里。那年,她才八岁。

  兰花提着包裹独自走在大山里,山被浓雾笼罩,天上下着雨。兰花走着走着,后面突然走上前一个男人,见兰花一个小女孩儿提着包裹,四下又有浓雾遮天,就起了歹念。男人伸手去抓兰花的包裹,不想手刚摸到包裹,兰花猛地一拉一甩,将包裹砸到了那人头上。那人冷不防被砸了一下,本能地一闪,兰花顺势弯腰抱住他的腿,往上一抬,那人被掀翻在地。兰花站在那里盯着他,炯炯的目光吓得那人钻进一片浓雾中消失不见了。那年,兰花十五岁。

  大队要修一条出山的公路,所有男劳力都上了工地。兰花叫上村里的姐妹们找到支书,说她们也要上工地。

  “女娃娃家家的,上啥工地?不行,回去吧!”支书说。

  兰花站着不挪脚,任支书再劝,兰花像被钉子钉住一样。

  “好吧,好吧,服了你了,来吧!来吧!”

  来到工地上,支书让兰花她们扶钢钎。

  “不!我要吊到崖上打石头。”

  支书瞪大了眼睛:“你说啥?”

  支书支棱着耳朵: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  兰花又说了一遍。说完,不等支书答话,她就拿绳往腰间绑,支书看着她,拍拍她的肩:“可要小心。”

  “好嘞!”兰花高兴了。这一年,她十八岁。

  工程告一段落,兰花被评为劳模,戴着红花到地区、到县里、到外地作报告。

  公社给大队分了一个上大学的名额,大队把名额给了兰花。兰花把名额让给了别人。“我一会儿都不想离开这片土地,我舍不得这里的石头、这里的土。”兰花对人说。

  兰花年轻有为,老书记向上级推荐让兰花担任村党支部书记。上级同意。人们都说:“兰花是我们村的郭凤莲。”

  五婶给兰花说了亲,男方叫天亮。兰花给天亮做了很多鞋子。兰花做的鞋子针脚很小,干净、细密,鞋底儿上纳了各种各样的花形:“满天星”、“工”字、波浪、“田”字、“平安”……一双双鞋漂亮精致,比卖的还好看。天亮穿上,不大不小刚好。

  五婶问兰花:“你是怎么知道天亮脚大小?”兰花说:“趁他不注意时偷偷量的。”五婶说:“你个死妮子,啥时候偷偷好上了。”兰花的脸一下子羞红了。

  当了党支部书记的兰花,依然腰系长绳、手握钢钎飘荡在悬崖峭壁之上,像一只飞舞的红蝴蝶。

  “红蝴蝶”像一面鲜红的旗帜,感召着很多正值妙龄的姐妹们。她们一起腰系长绳,手拿钢钎,在悬崖峭壁上凿石,为家乡修路、建水库欢快地飞舞着。


( 编辑:wlh )
乐彩平台